留学新西兰——罗恺希
发布时间: 2014-05-08 浏览次数: 575

留学新西兰

罗恺希

 

在新西兰交流的一学期,现在看来像是一个美丽的意外。

 

第一天换到的新西兰币

从来没有计划过出国交流的事情,总觉得大学只要在学校过完这四年就好,虽然父母一直希望我能够出国念书,但对我来说却只是一个从未付出实践的想法,直到真的决定了要去交流都还有一种云里雾里的感觉。一个人远赴重洋地生活,对于我这样一个认生又恋家的人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挑战,在这四个月磕磕碰碰的学习生活中,尽管期间酸甜苦辣五味杂陈,却从来没有后悔过。

或许是感应到我的犹豫,就像有人在冥冥之中推了我一把一样,张缤匀被选为公费名额之一和我共赴交流之旅。

出国的手续繁琐而又细致,在交流名额决定之后,我们三人之中年龄最小的杨曌荷便像领头羊一般揽下了大大小小的事情,为打点我们出国前必须的各种手续有条不紊地安排筹划着,汗颜之余我也又一次深切地意识到自己是多么需要这样的一次锻炼机会来迫使自己成长、独立。

有了奋斗目标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感觉永远也等不来的71日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到了。和爸爸一起去往机场的路上,看着路两旁飞速后退的树影,激动、不舍、期待、好奇,在忙碌的生活中被忽视的情绪一下涌上心头,不过更多的是一种为自己肯定的成就感;那是在自己对前路茫茫疲惫到几近放弃却最终站在终点后,回头望见自己所克服的困难、跨过的荆棘时那种得以冲破自我极限的满足感。那时我第一次意识到,这次旅途带给我的或许不仅仅是一次新奇的异国探险。事实也证明,我猜的没错。

离开父母后踏出中国大陆后,从自香港转机起就问题重重,来不及感受初出国门的兴奋,在好不容易协商好了住房后,我们便在瑟瑟寒风中为自己接下来的吃穿用度马不停蹄,这才终于深切地体会到,我们真的要在这个陌生的国度生活学习了,并且完全地靠自己。

 

作为交流生,在解决了日常生活中的问题之后,最重要的当然就是学业了。新西兰学校的课程设置和我们学校有很大的不同。首先课程很少,虽然每堂课要两个小时但每天一般只有一到两节课,课余时间多了相应的阅读时间也会增加,课前老师会传送大量资料在网站上供学生们下载预习,每门课的课本也需要预习,课后还需要复习加以巩固。因此虽然我们只选了三门课(criminology, intellectual property, commercial transaction)但压力却比国内学习要大得多。和国内一样,国外也有期中、期末考试,期中考试以论文为主,期末考试则是论文加测验。每当到了交论文的时间,生活就会像在地狱一般的水深火热,熬夜通宵已经是家常便饭,为了一篇论文阅读上万字的资料却还是无从下笔摸不着头脑的事也不是没有。以前常说,和阿缤一起泡图文奋战考试月的日子比高三还要苦,但是这次才真正体会到那种不堪重负的压力,仿佛整个人被浸泡在密不透风的水箱内,隐约看得到狭长的通道却始终在水中徘徊怎么也走不到尽头。

直到现在我都清楚地记得写完论文的那一瞬,整个世界都变美好的感觉,也正因为这样,埋头在论文中时屋内橙黄的灯光压得人喘不过气一般的感觉也分外地清晰。至于期末考试的复习,尽管三门课都是开卷考试,日子却一点也不比写论文时好过。考试的时间永远都不够用,第一场考试居然还因为算错了时间让后面的几题交了白卷,痛心疾首之余知道了在考试中分秒必争的重要性,写到手发抖也不敢停下来,字软绵绵地如鬼画符一般才终于勉强答完了试卷,伴随着虚脱般的劫后余生感完成了被视作洪水猛兽的期末考。

 

除了考试带给我们的紧张感,在新西兰的学习生活更多的是挑战与乐趣。与中国不同,新西兰的法律案例与法条兼有,老师在课堂上会辅以大量案例来帮助我们理解和应用法条。在攻克语言关的同时,各种奇特有趣的案子就成了我们学习法律的乐趣所在。著名而典型的案例往往由多个法官判案,各法官的意见时而相同时而相悖,这些不同结论的意见都会被记录在案共大家参考评说,可是却很难得出一个所谓正确的答案。法官无法决定那种判定是绝对正确的,固然老师也不行,于是课堂就会变成一个辩论场,同学们根据自己的理解应用法条阐述自己的理由并互相反驳,大家都针锋相对却又都兴趣盎然,仿佛一场追逐的游戏,每个人都乐在其中。

 

大学生活并不仅止于学习,学校有各种丰富多彩的活动,作为有着浓郁好奇心的交流生,我们自然都不会错过。不管是学校组织的毛利村两日游、参观汉密尔顿公园还是各种志愿者活动,最开心的还是在活动中结交新的人,认识新的朋友。在贫民区发放食物时遇到的光着脚丫拖着鼻涕的孩童和常年从事志愿者工作、对中国的发展史有着浓厚兴趣的爷爷;在毛利村见到的奔放友好并以自己独特的传统文化为荣的毛利土著、在克服了自身心理障碍后坐着轮椅为本国残障人士谋求福利的沙特学生、有着四分之一山东血统四分之一俄罗斯血统,幽默风趣的学生会主席;因为汉语角而认识的在夜市卖画中国留学生以及因他而结识的善良虔诚的新加坡夫妇,甚至夜市里对中国和日本文化有着狂热兴趣,听着“红歌”的新西兰本地人;我在汉语角教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现在在虹口校区的热情的女学生;还有在划艇比赛做志愿者时认识的南非交流生,在介绍海外交流项目时认识的墨西哥交流生,在课堂上认识的像大姐姐一样温暖的韩国女生,学识渊博如朋友般真诚待我们的广东籍教授;还有学院组织的国际生午餐会,市长准备的国际生下午茶,华人学生会举办的中秋晚会,临别前院长为上外交流生准备的告别晚餐,等等等等。这些美好的经历及回忆,仅仅四个月的时间却仿佛说不尽道不完的感触,它们带给我的难以言说的些许感受甚至让我难以冠以一个合适的形容,只能笼统地称之为美好。

 

劳逸结合,周末便是我们回归为旅游者的最佳时机。罗塔鲁拉的牧场,奥克兰的天空塔、海滨小岛,汉密尔顿的动物园、博物馆,这些疲惫却快乐的短途旅程是我们学习生活中最好的调味剂。

与中国的学校不同,我们在期中有两周的假期,虽然假期是为了休整以及认真准备假期后即须上交的论文,但我们还是决定利用这累计19天的假期好好体验下新西兰。坐着红色的小巴士与一车金发碧眼的背包客在南岛环岛一圈,风景美到令人乍舌。除了火车,我们体验了各种各样的交通工具,尝试了自己承受范围内最刺激的极限运动;为路边随时随处的风景赞叹,为一件心仪的纪念品而满足;在青山碧波旁驻足,为停落的飞鸟雀跃,向着巍峨的雪山舒畅地尖叫。从皇后镇到基督城,我们吃到了世界独一无二的巨大汉堡,享用了纯净鳕鱼制成的英式传统美食,偶遇了以旅游体验师为职业的中国女孩,认识了令我们难舍难分的同行好友。旅途中的欢笑与泪水汇集成永恒的回忆,是生活给我们最好的礼物。\

新西兰交流之旅相册1-罗恺希.rar

新西兰交流之旅相册2-罗恺希.rar